乡村AV电影资讯老頭們的

  当虹莹坐了十几个钟头的长途客车,又走了好长一段路之后,终于到了虹莹外公家所在的村子。这个村子离小镇都很远,刚通上水电不久,是个典型的赤贫村,几乎所有的房子都还是破旧的土砖房,只有一栋二层的楼房鹤立鸡群,据说那是村长的家。

  听说来了个城里姑娘,不少人都特地跑到虹莹外公家来看新鲜。一看之下个个都目瞪口呆,和他们每天见的乡里妹子不同,虹莹身材性感,上面穿了件无袖白色紧身衣,因为天气热所以这件衣服很薄,虹莹高耸的两只乳房把这件又薄又小的衣服撑的鼓鼓的,那个无肩带的文胸都隐约可见,下面只有一条蓝色的超短牛仔裤,将她浑圆的臀部包裹的紧紧的,仔细看都能看到她里面穿的三角裤的痕迹,两条玉柱般的大腿在昏暗的灯光下反射出迷人的光。

  虹莹自然能感觉到从这些人眼里射出的淫邪的光,可虹莹也早就习惯了这种眼神,反而内心深处对自己的身材更加骄傲了。

  虹莹坐了一天的车,早就累了,天气又热,她虽然穿的很少,可连内衣都已经被汗水浸透了。虹莹的外公60多了,人看起来倒很硬朗,热情的招呼虹莹:“闺女!---天热!---快去洗个澡吧!---好好休息!---”

  虹莹从背包里拿出换洗的胸罩和三角裤,走进了浴室。说是浴室,也没有淋浴,只有把一个装了温水的盆子,放在墙上的架子上,用手淋着洗了。“这个浴室听说还是外公自己用木板盖的,当然不是很严缝,可有风吹进来,挺凉快的!”虹莹暗暗的想。

  虹莹把手伸到背后,解开了胸罩的扣子,又脱掉了内裤。把温水浇到自己身上,温热的水从她饱满的双峰流下,流经她平滑的小腹,双腿间迷人的小森林,直到她那双修长的大腿上。虹莹在自己的乳房上涂抹上香皂,轻轻的揉挤起来----突然虹莹觉得木板房外好像有声音,忙喝问:“谁?”可等她慌忙穿好衣服出来,却一个人都没看见。

  正在这时,外公村的村支书,一个快40的中年男人,村民都叫他赤狼,意思是说他是条色狼。赤狼笑眯眯的对虹莹说村长想见见她,虹莹也没提防他,就连忙跟他去了。

  村长的家就是这个像座碉堡的小洋楼,说它像碉堡因为它只有一个大铁门,连个窗户都没有,里面就算发地震,外面都不知道。

  虹莹刚一进门,这座铁门就在她身后紧紧关上了!屋里倒是很亮,一张大床,几张桌椅,陈设很简单。桌子旁坐了3个男人,看年纪有2个30多,另一个50多,看长相个个都又丑又恶,只有身边这个村支书慈眉善目一点,虹莹偷偷的想。

  这时那个年纪最大的老头站了起来,对虹莹说:“你就是那个城里来的姑娘?我叫王霸,是这个村的村长,他们几个都是我的手下。”虹莹连忙也甜甜的笑着说: “王村长您好!我叫虹莹,您找我来有什么事?”说着坐到王霸身边的椅子上,王霸笑着说:“也没啥事!只是你外公修房子找我借了5000块钱,一直都没还给我,所以找你来商量商量。”虹莹笑了:“我那里有哪么多钱还给您呀?”王霸说:“没钱也好商量!还有一个办法,不知你愿不愿意?”虹莹连忙问:“什么办法呀?”王霸淫笑着:“只要你肯脱光衣服让老子操一次,就什么事都没有了!哈哈!”

  虹莹这才发现屋里就只有她和这几个男人,铁门紧锁,自己来的慌乱,湿嗒嗒的紧身衣就像是透明的,里面的胸罩都一览无余,几个男人的眼睛都色咪咪的在自己的胸部扫描着。村长见虹莹不说话,又抛出一叠照片,虹莹一看,竟然是刚才自己洗澡时被人拍的裸照。

  “别害羞呀,小骚货,我会让你爽到家的,嘿嘿。”王霸的手突然伸进了虹莹的奶罩里捏弄着虹莹的乳头。王霸淫笑着:“你的腰细,奶子又那么大,是不是让男人吸了才这样啊,他有没有吃到过你的奶水啊!小骚货,等会看老子戳烂你的贱逼!。”王霸用下流的话侮辱着虹莹,这样才能让王霸有更大的快感。虹莹的乳头让王霸捏得好疼,扭动着上身,虹莹的意志彻底垮了。虹莹的文胸被撕下,王霸的一双大手紧紧的握住了虹莹嫩笋般的玉乳,虹莹的乳房感受着王霸的粗糙的手的触感,被王霸的手抓的变形。

  “奶子真嫩呀,让老子尝尝。”王霸的嘴含住虹莹的乳头吸吮着,一只手继续揉捏着另一个乳房,一股电流从虹莹体内穿过。虹莹的双手手无力地放在王霸的肩上,象征性地推着。王霸的舌头开始快速的拨弄虹莹乳房顶上的两个小玉珠,再用牙齿轻轻的咬。

  王霸兴奋的两个手同时捏着虹莹坚挺的一对肥乳,象是在搓弄两个大面团。王霸的一只魔爪向下游移到虹莹的小腹,撕掉虹莹的裙子,钻进虹莹的内裤。王霸的手摸着虹莹的阴部,开始用手指挑逗虹莹的阴核,虹莹的身子被王霸弄的剧烈扭动着,一股暖流已经从下体里流出来。

  “你让男人操过你的逼了吧?”王霸的手继续动着,有一只手指已经插进了虹莹的阴道,缓缓的抽动着。“真滑,真嫩,真湿啊。哈哈。”

  王霸突然把虹莹猛地推倒在床上,把虹莹的小内裤用力的向下脱:“快点!把屁股抬起来!”虹莹只有乖乖的照做。

  “快点!把腿张开!快!小骚货!”虹莹在他们的威逼之下,只有含泪张开自己两条修长的大腿,虹莹的两片大阴唇比大腿内侧皮肤的颜色略深一些,大阴唇的两侧长了一些黑毛,越向那条肉缝延伸,阴毛就越少。他们都看的是血脉喷张,房间里都是男人野兽般的喘息,王霸淫恶的笑着,用两只手的食指和大拇指分别拈住虹莹的左右两片大阴唇,用力向两边翻开!虹莹发育的很成熟的女性性器,被王霸完全翻开,女生最神秘的下体就这样赤裸裸的暴露在这几个恶霸村干部面前。

  王霸脱掉裤子趴在虹莹两腿之间,虹莹的阴部被王霸硬硬的发烫龟头顶着。“喜欢挨操吧?”王霸淫秽的说着,握着勃起的在虹莹阴唇上摩擦着。

  “你的逼好嫩、好滑啊,嘿嘿。”虹莹的身子软得象一团棉花,等着让王霸压,让王霸揉捏,让王霸插入。“有水了,不错啊,嘿嘿。”王霸的对准玉婷的阴道口,用力插了进去,虹莹象是被撕裂了,那里象是被塞进了一个啤酒瓶。王霸来回抽插着,喘息的也声音越来越粗。王霸,人长的瘦,可王霸的那根却是几个男人里面最粗的。虹莹一眼看见了他青茎暴露的粗大。顿时吓的尖叫起来!

  “小婊子!今天就是要你死!---看我不干死你!!-”他淫邪的怪笑着,把他胀硬的亮晶晶的大龟头顶在了虹莹的阴唇缝里,虹莹本能的一边尖叫,一边扭动屁股,想摆脱他大的蹂躏,想不到她扭动的身体正好让她湿漉漉的下体和她粗大的充分的摩擦,他以逸待劳,用右手握着大顶在虹莹的阴唇里面,淫笑着低头看着玉婷扭动着的玉体和自己巨大阳具的摩擦。只几分钟,虹莹就累的气喘吁吁,香汗淋漓,像一滩烂泥一样瘫软在床上,一动也不动了。虹莹本能的扭动和挣扎不光不能帮自己什么,反而让自己柔嫩的阴唇和他铁硬的龟头充分的摩擦,给他带来了一阵阵的快感。

  他用右手扶着自己20厘米长的粗大,把乒乓球大小的龟头对准了虹莹的小洞口,屁股突然向下一沉,铁硬的大龟头顿时挤进去了5厘米。

  虹莹只觉得阴道口好像被胀裂的疼,“不要!-----请你!---请---别------不要!!--啊!-----好疼----不----不要呀!----”

  王霸邪笑着,看着自己的龟头把虹莹的阴道口胀的大开,虹莹痛苦的尖叫让他兽性大发,他只觉得虹莹温暖湿润的阴道口紧紧包住他的胀硬的龟头,一阵阵的性快感从龟头传来,王霸屁股向后一退,趁虹莹松口气的一刹那,再猛挺腰部,一根粗大的阳具狠狠的戳进虹莹的阴道深处,虹莹被王霸戳的差点昏过去,阴道里火辣辣的疼,又酸又胀的难受。

  王霸色咪咪的看着自己兴奋的青筋暴露的阳具被他戳进去了一大半,虹莹的阴道就好像一根细细的橡皮套子,紧紧的包住他火热的大,一股股白色的正从和阴道口的结合处渗出来,他的兴奋的发抖,哪还管身下这个性感玉女的死活,他再一用力,在虹莹的惨叫声里把20厘米长的大整个的插了进去!

  他这才把眼光从虹莹淫糜的下体移到她的脸上,王霸下意识的看了看钟,已经过去了20分钟,床边是虹莹被撕烂的内衣裤,床上是一个阴道里戳着他大的美女。

  虹莹的眉头紧皱,牙关紧咬,努力忍住不发出呻吟,她也发现自己越叫,王霸就干的越狠,可来自阴道里那胀满的感觉,又好难过,不叫出来就更难受了!

  王霸从虹莹的脸上读出了这些隐秘的信息,下体随之开始了动作。他三浅一深的缓缓干了起来,粗糙的阳具摩擦着虹莹娇嫩的阴道壁,一阵阵摩擦的快感从虹莹的阴道里传遍全身,虹莹紧咬的牙齿松开了,迷人的叫声随之在房间里响起:“-----别!----别这样!----好难受!---嗯!-嗯------ 嗯!-------不要!----不要了!-----”

  王霸趴在虹莹的身上,抱着虹莹香汗淋漓的玉体,虹莹胀大的乳房紧紧贴着他,他一边吻着虹莹,腰部不停的前后耸动,继续着三浅一深的干法,床前后的摇,一直摇了15分钟。虹莹也从中感到了从没有过的感觉,可她发现他喘气越来越粗重,说的话也越来越不堪入耳:“小骚货!老子干的你爽不爽!小婊子!看我不戳死你!我戳!---戳!”

  王霸越来越兴奋了,这样的动作已经不能满足他的兽欲,他猛地爬起身,用力拉开虹莹的大腿,搭在自己肩上,低头看着对虹莹的狠狠奸淫,他开始每一下都用尽全力,20厘米的一戳到底,顶到虹莹的阴道尽头,在王霸的铁棒的疯狂动作下,床都发出嘎吱嘎吱的大响,其中还夹杂着虹莹声嘶力竭的惨叫声。在他这根大淫棍的攻击下,虹莹的阴道里分泌出更多的,滋润着虹莹娇嫩的阴道壁,在王霸的猛戳之下,发出“扑哧---扑哧”的水响。这些淫声让他更加的兴奋,他扶着虹莹的腰,一切精彩盡在知疲倦的抽插。虹莹无力的躺着,只觉得全身被他顶的前后不停的耸动,两只乳房也跟着前后的摇,一甩一甩的扯的乳根好难受。虹莹很快发现王霸的眼光也集中到了自己的两个乳房上,虹莹惊恐的看着他把手伸了过来,抓住了自己活活跳跳的两个奶子,开始了又一遍的蹂躏。这一次他好像一个野兽一样的狠狠揉搓自己饱满的奶子,好像想把它揉烂似的,白嫩的乳房很快被他揉得红肿胀大,显得更加的性感了。

  王霸的也没有闲着,他一边用手玩弄虹莹的两个肥乳,一边用腰力把狠戳,铁硬的龟头边沿刮着虹莹阴道壁上的嫩肉,阴道口也被他粗大的阴茎胀得有个鸡蛋般大小,每一次他抽出就带着大小阴唇一起向外翻开,还带出虹莹流出的白色浓浆----

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,虹莹已经被他干的半死不活,床上是她一头零乱的长发,有的还搭在她汗湿了的乳房上。他则像一只发情的野牛,把虹莹这样一个清纯的玉女按在床上野蛮的蹂躏,虹莹被王霸啤酒瓶粗细的胀的直叫“不要进去!---求求你!---呜呜!----好疼!---胀----好胀!---啊!---胀破了!--”

  “很胀吧!爽不爽!------小婊子!----叫得再大点声!-----老子胀死你!----我干!--我干!-----干死你个骚逼!-------”

  在王霸特粗的阳具一阵阵的疯狂攻击下,虹莹已经语无伦次了,心理上已经彻底放弃了抵抗,这从她的一些生理变化上可以看出来?她原本被另外一个男人强行拉的 “八”字大开的双腿,已经瘫软了,那个男人松了手,虹莹还是大张着腿,少女两腿间迷人的阴唇,的翻开着,阴道口胀的大大套在王霸的青筋暴露的巨根上,仿佛是一张小嘴,随着王霸的进出,一开一合----

  虹莹被王霸强行干了这么久,慢慢的有了感觉,每当王霸的插进来的时候,虹莹开始轻摆纤腰,屁股向上一拱一拱的迎合王霸。

  “小贱货!是不是干的很爽呀!”虹莹的这些细微变化,哪能逃过王霸的眼睛,王霸淫笑着,让其他几个男人看着自己怎么样在奸淫这个清纯玉女。

  村支书赤狼他们能清楚的看见虹莹的